此宵中(十三)

酒糟草头:

[此宵中]


[假如他们在现代]


[楼诚相关]




tips



  1. 此宵中衍生文,疯狂加班后放飞自我的产物,现代医疗AU


  2. 关于混乱的辈分,在大姐面前大哥要是敢让小婵叫阿诚爸爸我觉得大姐第一个弄死他俩,长兄如父,小婵依旧称呼明楼为父亲,叫明诚为阿诚哥,明台为小哥


  3. 背景为医疗AU,但和凌赵这两个人人物无关,我笔下人物只是明楼和明诚,关于医疗专业方面相关问题,由于不是相关专业,如果有问题,欢迎各位指出


  4. 前后其实还有一些琐碎情节,如果大家想看我可能会间歇更新一些





今年过年早,一月底就是新年,十二月中旬便开始紧锣密鼓的忙了起来,年节前后又是意外频发的时间,不是吃出什么问题了就是路上磕着碰着的,再加上医院里赶上评级,医院里所有人忙的热火朝天像是没头的苍蝇,明家三个男人更是忙的好似不用上鞭子的陀螺,快半个月没能在家里一起正经吃上一顿饭。


 


明婵下了课回家,难得明楼和明台都在,下午外科临下班最后一台手术是阿诚的,所以他还要晚一点,不过算算也能赶上回来吃饭,明楼在家里转了一圈,明镜代表公司去温哥华参加一个药物研究报告会,家里除了保姆定时来打扫卫生,几乎没人有时间收拾,一点要过年的样子都没有。


 


家里连人气儿都没有就更别提年货了,冰箱里除了明台喝剩下半瓶的可乐就剩下一个鸡蛋,那鸡蛋还是上上周钟点工阿姨顺手捎来的,真正是地主家都没余粮了。


 


上一次带明婵去超市买东西都还是上个月的事儿了,明楼拿着自己那辆SUV的钥匙打算在阿诚回来之前带着家里俩虾兵蟹将去超市搬点东西回来,顺手给家里添置点年货,免得等明镜回来看见家里和秋风过境仿佛被打劫了一样到时候又是一顿无差别臭骂。


 


带着小姑娘明婵,明楼是不敢让明台开车的,他把明台轰到后座上和明婵坐在一起,明婵好久没和明楼还有明台一起逛超市,显得有点兴奋,和明台两个一进超市就像老鼠进了米缸,明楼在后面推着购物车直叫他俩慢点跑。


 


因为快要过年的缘故,到处都打着各种各样打折的标牌,走道正中摆了一溜大红的年货,哪怕跟过年没什么关系的东西,也得贴上大吉大利舔着脸加入年货的大军,超市里每天都挤满了人,仿佛打折不是打折,压根就是不要钱。


 


明婵看来往的人太多,自动自觉的跑回明楼身边,挨着他一起看货架上的东西,至于明台,明楼懒得管他,随他跑到哪儿去——反正明台出门没带钱。


 


过年客厅糖盒装的坚果和糖肯定是要买的,瓜子腰果买了一些,山核桃多买了两包,阿诚一贯爱吃的,干脆就剥好的核桃仁和没剥的都买了一点,糖果买了家里常吃的种类,两个人推着购物车转到膨化食品区,明台正抱着一堆薯片对着架子上两种口味的虾片一脸纠结。


 


明台仗着自己是天生吃不胖的体质,又有明镜惯着,为拉动国家GDP和推动祖国膨化食品产业的发展做出了极大的贡献,明楼一度认为明台一个人能养活小半个膨化食品厂,明台把怀里抱的一堆薯片哗啦一下扔进购物车的时候明楼终于忍不住了,“明台,麻烦你有点职业素养。”


 


明台拿着芥末味和原味的虾片来回比较:“职业素养?我是搞麻醉的,又不是学营养的,大哥,我觉得我职业素养挺高的。”


 


眼见着双方友好和谈是没可能了,明楼只能单方面施以暴政:“放、回、去。”


 


“我不。”


 


“行,反正你没带钱包,你自己看着办。”


 


“你太过分了!你趁着大姐不在家你就欺负我!”


 


“这话你说对了,不趁着大姐不在欺负欺负你,什么时候欺负你?资本主义家总是善于投机倒把的,你在老美读书那几年看来没学会这一套啊,可惜了。”


 


经济基础决定了上层建筑的明大院长单方面碾压了明台,明台不情不愿的把薯片又放了回去,而明婵看了看他的脸色,又不声不响的自己拿了两包才算保全了购物车里薯片的地位。


 


买完了零食又去生鲜区,因为家里三个医生,多少有些职业病,新鲜的水果是家里必备的,明婵正是长个子的时候,她又不是爱吃零食的人,写作业晚了也就拿着水果酸奶当宵夜,因此家里除了每天订的鲜奶,冰箱里也会给准备酸奶,生鲜区有不少熟食和半成品,明家三个男人对于做饭都不能算得上精通,好在家里工具齐全,微波炉烤箱什么都有,买些半成品回去加工就行,毕竟累了一天,谁也没精力去认真做饭。


 


排队结账又是一项浩大的工程,三个人等着排队,明台扒拉着购物车一边看自己买的东西一边和明楼闲话些工作上的事情,“大哥,你应该管管外科,手术室还是要抽签轮台,外科老是霸着台,消化肿瘤那边都有意见了。”


 


“外科人多,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你是院长,还不是你说了算。”


 


“你以为跟过家家一样那么容易?全院几百号人,一碗水是端不平的,只能端的差不多,难道我不知道外科霸台?可你看看,今年几个大项目都是外科做出来的,你说我能怎么办,难道我还能在这个时候去灭功臣脸上光吗。”


 


明台撇了撇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偏心阿诚哥……”


 


“你说什么?”


 


“哦没什么。”


 


明台乖乖的认了怂,排到他们结账,明婵帮着把购物车里的东西往结账台上拿,然后扫码的时候她又跑到前面去拿着袋子准备帮着把东西都装起来,明楼刷完卡签了字,一手拎着一个袋子,剩下的就给明台拿了,“小婵,车钥匙在我口袋里。”


 


明婵正要拿钥匙一会好去停车场帮他们开门,就听见明楼手机响,明婵从他口袋里拿出手机帮他接通,然后伸着手把手机举到明楼耳朵边上,一边亦步亦趋的跟着。


 


“喂大哥。”


 


“阿诚,你下手术了?”


 


“我下手术了,现在准备回家。”


 


“嗯你回吧,我和明台还有小婵在超市买东西,也准备回去了。”


 


“那一会见。”


 


“一会见。”


 


他等电话那边明诚挂了电话才示意明婵把手机拿走,明婵把手机放回他的口袋里,拎着车钥匙去找车。


 


回去时后备箱和后座位上都放了不少东西,明婵是不能坐副驾驶的,所以明台只好坐到副驾驶去了,好在明楼在超市里已经欺负过他一番,他是懂什么叫见好就收的人,因此也没有再说些什么。


 


三个人开车到家的时候明诚已经到家了,车库里停着他的那辆牧马人,明楼拎着东西往家门口走时神色明显轻松柔和了许多,明婵帮忙去开门。


 


“大哥,你们回来啦,买这么多东西?”


 


“嗯,顺便买了点过年的东西,免得大姐回来看家里冷清清的又说我们三个不顾家,你今天手术下的有点晚啊。”


 


明诚一边接过他手里的袋子,把东西一样一样的拿出来,一边回答:“嗯,有点意外,配了六单位的血不够,临时下去调,耽误了,所以下的晚。”


 


“配的血不够?”


 


“不知道谁配的,病人凝血不太好,又是大面积开放创口。”


 


“谁的病人?不看凝血的吗!这种动辄就是生死的大事,是能这么马虎的吗!”


 


“行了,这不是没事么,回头我去问问,不是说好工作上的事不带到家里,我饿了,什么时候吃饭。”


 


明诚轻飘飘的将话题岔了开去,几个人连着明婵一起,把买来的东西分门别类的放好,明家讲究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就算是明婵也要去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没人吃白食,所以四个人都围着厨房忙的团团转。


 


熟食和半成品相对来说比较的方便,味道也不会太差,吃完饭明婵回房间写作业,哥仨划拳谁输了谁洗碗,明台不幸中招。


 


明楼和明诚脚底抹油溜回了房间,明楼是不怕明台耍脾气摔碗的,反正碎的都从他工资里扣。


 


这是明家极其难得的一家人都在家的夜晚,终于让这个偌大的房子有了家的感觉。


 


十点半的时候明楼已经换上睡衣坐上了床他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床头灯,暖黄的光晕在他的床头,他手里拿着本烧伤植皮相关的文献,打算睡前看一会,结果刚坐上床被子还没捂热,就听见桌上手机响。


 


明楼叹了口气,这个时间打电话找他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喂您好,是,我是,什么?好的,我马上就到。”


 


明婵作业还没写完,正打算去热杯牛奶回来继续写,刚打开房间门就看见了换好了衣服出了房门的明楼。


 


“父亲?”


 


“小婵?你作业还没写完?”


 


“嗯,我出来热杯牛奶,您这是要去医院?”


 


“是,有个急诊我得去一趟,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你写完作业先睡吧。”


 


“父亲您路上慢些,哦对了,明早谁送我上学?”


 


明家的房子因为是别墅,买在离市中心颇远的外环,离学校有些距离,实在是有点远,公交又没有直达,所以平时都是他们上班顺便带她去学校的,明楼这个时候去医院,回来最早也得凌晨了,家里人如何也不放心让他送的。


 


明楼拎着钥匙就下了楼,“找你哥。”


 


“哦好,父亲再见。”


 


说完明楼就不见了人影,大门打开又关上,砰一声回荡在客厅里,明婵也下了楼,从冰箱里倒了杯今天刚买的牛奶放进微波炉,她把剩下的牛奶放回冰箱里,然后等着微波炉加热完,把牛奶从微波炉里拿出来,前后不过三分钟的时间,一回头就看见了一边披外套一边往楼下走的明诚。


 


“阿诚哥?你也要去加班啊?”


 


“小婵?”


 


“我下来热杯牛奶,父亲刚走。”


 


“早点打电话来就好了,我就能和大哥一起去了。”


 


“你也要去医院啊?”


 


“嗯,叫我去救急,你一会自己早点睡。”


 


“阿诚哥,明天谁送我去上学?父亲刚刚说让你送我……”


 


“找你小哥!”


 


“哦……小哥,哎小哥!”


 


说曹操曹操到,明台窝在自己房间里打游戏,连衣服都没换,他脖子上套着一个硕大的耳麦,晃晃悠悠的下了楼,他从冰箱里掏出一罐刚买的可乐,看了看门口的明诚。


 


“哟,阿诚哥,你这是又被临危受命啊?”


 


“纪委的一把手今天晚上在鼓楼路被撞了,不知道刚从哪个饭局下来,估计酒驾了,总之挺严重的,大哥刚被叫去了。”


 


“不对啊,今天不是梁仲春值班吗?副主任在那还叫你去?”


 


“是啊,他老人家从楼梯上摔下去了,一把老骨头胳膊和腿都断了。”


 


“啧啧啧,阿诚哥你真可怜……”


 


明诚撇了他一眼,一边带手套,“我劝你不要高兴的太早。”


 


“嘿嘿,我看过班表了,今天和明天是郭骑云值班。”


 


“呵,郭骑云……明台麻醉,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郭骑云就是那个罪魁祸首,晚上电梯出了点问题,他和梁仲春接到消息从楼梯走的,两个人去急诊,结果郭骑云也不知道走路看不看路,直接一脚踩空摔下去了,直接砸在前面梁仲春身上,两个人一起从十一楼滚到了九楼,郭骑云比梁仲春强点,右臂骨折,我没记错的话你们王主任出去学习了还没回来最近不在院里吧?”


 


“阿诚哥你别吓唬我……”


 


“嗯,我不吓唬你,我先走了。”


 


明婵端着牛奶一脸的无奈,“路上小心,小哥,你明天……”


 


“就他一个藏剑风车敢用脸挡!就他一个大小攻防敢冲进人群!你要问我他的名字!……”


 


明婵一句话还没说完,耳边就振聋发聩地响起了手机铃声,这铃声如此的清新脱俗,一听就知道是明台的,而明台捏着自己的手机恨不得自己是个聋子,他一脸的生无可恋接通了手机,“喂……”


 


“……哦。”


 


报应来的如此之快,明婵看着他蔫蔫的答应了一句,然后气急败坏的喝了一大口可乐,突然想起什么一样的冲着门口喊:“哎!阿诚哥!阿诚哥你等等我!我也要去医院!”他一边说着就去拿自己的外套,然后往门外跑。


 


“哎小哥!明天谁送我去学校呀!”


 


“打电话叫你崔叔叔来接!”


 


 此时正在家里辅导崔琳琅写语文作业的语文老师兼教导主任的崔中石崔先生表示:?????



评论

热度(163)